Read Sean

Read me, read Sean.
posts - 508, comments - 655, trackbacks - 9, articles - 4

人生是一場對話

Posted on 2010-12-23 22:08 laogao 閱讀(794) 評論(0)  編輯  收藏

 --原文刊發于2010年第9期《程序員》雜志--

文/高宇翔

“Die Grenzen meiner Sprache bedeuten die Grenzen meiner Welt.” - Ludwig Wittgenstein


被點名寫自己的故事,長這么大,還是頭一回。回想過去的31個年頭,各式各樣的總結,我寫過不少,卻從未有過一篇是相對完整和全面的回顧和總結自己到目前為止的人生經歷。借此機會,把這個坑填上,不去想別人會怎么評論,只當是寫給我自己、兩歲的兒子以及我的家人。

我的童年

1979年,我出生在成都一個普通的鐵路職工家庭,父親是工程師,母親是中學教師。鐵路系統在當時,還是半軍事化管理的,和地方是兩個系統,我的童年也是在一個相對隔離的環境中度過,和來自地方的小朋友幾乎沒有什么往來。也許正因為如此,我在其他城市并不感到特別戀家或者懷念成都那種閑適和安逸,這和許多從成都出來的人有些不一樣。

開明的父母

我母親從四川師范大學畢業后就進到當地鐵路系統教學,她十分關注我的成長和個性。從記事起,幾乎每個寒暑假,母親都會帶我外出,有時去探親,有時去旅游。這些經歷,對我后來世界觀的形成,起到了相當正面和積極的作用。

父親大學專業是機械,后來進入到鐵路系統的電算所工作,從此計算機幾乎成為他工作的全部。我也因此得以比同齡人更早的接觸到計算機。父親是一個安靜和有條理的人,但平靜的外表下,是一顆強大的內心。“我無法決定別人怎么說、怎么做,但我可以改變我自己,也可以自己做決定”,這是從小我父親帶給我的潛移默化。

積極的心理暗示

小時候父母給我的空間,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挺寬松的,他們從不因為學習成績不好而責備我,只是叫我一步一個腳印,找到自己的目標,踏踏實實的前進。

由于上學早,一開始學東西,我總比同班同學慢一些,體育勉強達標,于是多多少少有些自卑。我到現在還記得母親是怎么教我一點點地提高自己的名次:她不會一上來就讓我什么科目都排第一,總是很耐心的站在我的角度,讓我找到自己的位置,然后和我一起制定每半個學期的短期目標,比如全班前20名、前15、前10,等等,幫我分析排在我前面的同學有什么地方值得學習。就這樣,很神奇的,每個期中和期末考試,我實實在在的在進步!

母親的耐心引導和后來的正向反饋,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我內向的性格和不怎么強壯的身體帶給我的負面影響和消極情緒,慢慢的,正面的、積極的自我意識就形成了,自信就這樣建立起來,也不再受其他小朋友欺負。當時的我并不懂,這就是心理學。

在母親的循循善誘下,小學時我的綜合成績慢慢從中等上升到班級甚至年級的前10,初中也是如此。因此中考前,我把目標定位在當時成都最好的高中之一——石室中學,結果毫無懸念,我如愿進入到這所歷史可以追朔到漢代的學堂,完成了我人生第一次重大突破。

英語學習

也許是我天生對語言的敏感,也許是我的初中班主任教英語的方式很對我胃口,也許是因為難得的大家同一起跑線的機會,幾乎在開英語課的第一時間,我就對英語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能比其他同學更快更好的學習新知,讓我很有成就感。

這種優勢延續到高中,當時我們學校除了有交換學生和不定期的外教,還有個大學英語四級考試的試點。我很自然地拿到了四級證書,英語能力也上了個臺階。

對英語這門課,真要說有什么秘訣,恐怕最大的秘訣就是學習用英語思考和寫作。當你能夠用英語在腦子里把一件事或者要表達的一個意思想清楚,并且更進一步,能夠用英文把它轉述給別人,那你學好英語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

處世哲學

觀察周圍的環境,學習身邊的榜樣,踏踏實實地積累,安安靜靜地爆發。這是我在學生時代沉淀下來的處世哲學。

有個細節至今記憶猶新:石室中學離我家很遠,要騎車去上學,一路上會經過很多紅綠燈。有人總是沖得很快,但往往累得氣喘吁吁還是趕不上綠燈。我則提前很久就觀察紅綠燈的規律及周圍交通情況,不緊不慢地調整自己速率,不用費多大勁,該加速的時候加速,明知趕不上的時候就放慢節奏。

現在回想,那就是一種“順勢而為”,而這個“勢”,既是來自外部,也是由自己的“為”所創造和加強。同樣是在騎車上學的路上,我領會到了規則、秩序和條理的重要。

人生機會

誰都有失意的時候,我也不例外。高二下半學期,學校來了一個美國大學的訪問團,除了交流學習,還招生。直接上美國大學的機會,當時并不常遇到,我也想去試試。當我將這個想法婉轉的告訴家里,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失落,這次他們不支持我了。后來才知道,家里沒有什么存款能夠支撐我這樣做。經過這件事,我明白了一個道理,父母再愛你,再肯付出,也有一個極限,人生的路,要靠自己去努力打拼。

某個機會錯過了,還會有別的機會。一流的高中,自然機會也比別的學校更多。正在高三苦讀的時候,北外的招生團,來到我們學校,經過筆試和面試,我被他們提前錄取了!

我的大學

1997年,一切就像做夢,北京外國語大學,就這樣進入到我的生活。

專業內外

在北外,我主修的是匈牙利語專業,和我同班的,大都是來自全國各地重點高中的“尖子生”。

延續中學時代對外語的學習心得,沒過多久,我就成了班級里專業成績最好的。但這種單純的專業學習的追求帶來的滿足感并不長久。很快我就開始懷疑,這里是不是我該待的地方,這條路是不是我該走的路。

意識到自己走了彎路,我便盤算著怎么讓自己的大學生活過得更加充實。我開始考大學英語六級,參加各類英語選修課,報班學德語,等等。總而言之,能抓住的各種學習機會,都盡量不放過。

由于同時進行的學習內容較多,也較雜,我開始慢慢摸索出一套自己的學習方法:對于每樣要學的科目,都堅持記筆記,有時甚至接近于抄書。這看似枯燥而無聊的動作,整個知識體系,就在不知不覺中鞏固和形成了,變成你大腦的一部分。

現在回想,在大學時代我開始成型的知識體系中,特別有營養有價值的,是經濟學,它讓我更清楚的認識到經濟社會的內在規律,這成為今后步入社會的重要輔助。

經濟學教給我的兩個最為重要的概念,是比較優勢和機會成本。我后來很多看似隨意的選擇,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到這些基本的經濟學概念和相關思維訓練的影響。

峰回路轉

大四這一年,我被選派前往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進修。和我同寢的兩個匈牙利大學生,都是計算機專業的,和他們朝夕相處的生活,給我的意識里注入了一組強烈明晰的信號:我也能學計算機!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冥冥中,父親在計算機前專注工作的形象帶給我的影響,一直都在。

就這樣,兜了一大圈,我重新把興趣規整收攏,全身心的投入到計算機領域。當我告訴家人我準備放棄匈牙利語這個專業和相關的工作機會時,他們雖然表現出驚訝和不理解,但更多的是默默的支持。

父母對我的尊重,一方面讓我更早的獨立,尤其在心理上脫離對父母的依賴;另一方面也讓我對身邊的人和事有更多的寬容,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力。

我的工作

萬事開頭難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做綜合布線的網絡工程公司,他們也兼做一些監控軟件。由于不是計算機專業科班出身,我只能從工程部的工程助理做起,幫著跑售前、技術支持等等,后來慢慢得到肯定,轉入開發部,寫一些簡單的Java代碼。

在這里,我學到了在公司環境中,什么是職業素質,如何專業的應對用戶和老板的要求,以及處理電話、傳真、郵件、文案等等這些最基本的辦公技能。

在這家公司,我還遇到了將與我相伴終身的女人,一個美麗大方、善解人意的上海姑娘。和她相識不到半年,我們就結婚了,那是在2002年。

結婚以后,我們一起做了一個重大的戰略決定:舉家遷回成都。

繼續轉型

通過在第一家公司的鍛煉,我深刻的意識到,要做我想做的軟件開發的工作,我還必須學習更多的東西,于是回到成都后,我開始拼命的自學相關知識,看各種書籍,同時在CSDN論壇上汲取養分。

從外語轉計算機,這在外人看來有些不可思議。不管是否有家庭背景和高中理科的基礎,計算機還是會牽涉到方方面面的專業知識,需要大量的學習。這個時候父親“遺傳”給我的條理和大學期間大量的自學經歷發揮了作用,讓我得以穩步的擴大自己的知識面,加上我對計算機本身的興趣,整個過程并不覺得艱苦,也不覺得枯燥乏味。

另一個起到關鍵作用的因素,不是別的,正是外語。計算機相關的資料,國內是無論如何也比不上國外來的多來的全,質量也差一大截。我的英語優勢在這里得到了充分的體現,包羅萬象的專業知識,原汁原味的被我吸收,而我也像是嬰兒般的渴求著這些養分:高等數學、離散數學、操作系統、編譯原理、各種編程語言、類庫、框架、平臺、過程、方法論等等。

英語不光是讓我能夠直接閱讀原版資料,它其實也是思維的載體,通過英語閱讀,用英語整理思路,記錄筆記,一方面是培養自己的思維習慣,另一方面也確實讓我對知識的整體把握更加全面和深入。

真正的程序員

沒過多久,我的第二個offer來了,新加坡電腦集團(SCS)在成都的研發中心。這是我第一份自己認可的真正意義上的程序員的工作,因此格外用心。在這里,我結識了現在的上司和老板,還有許許多多從事軟件開發這個行當的人。

在SCS成都,我們主要做新加坡的外包項目,用到的主要技術跟平臺是JSP、Struts、EJB、WebSphere和Oracle,團隊規模更是達到數十人。回想起來,我的運氣真的很好,當時的這支團隊人才濟濟,項目的完成情況也一直不錯,我在這個階段得到了相當的鍛煉,職位也從開發工程師一路走到組長和項目經理。這是我參加工作以后最開心、最有成就感的一個時期。后來我一直使用的“老高”這個稱呼,即誕生在這里。

我在SCS學到一個重要的觀念,就是員工和公司,在很大程度上是一體的,你為公司打工,不是簡單的為拿薪水,也是為了公司和自己的發展。正是基于這個觀念,在SCS做的第一個項目中,我主動申請給新入職的同事培訓Java,沒錯,非科班畢業的我給科班畢業的新員工培訓Java。這件事收到了很好的效果,無論對公司、團隊、項目還是我個人。

在SCS的經歷當中,很重要的一件事,是我開始全面的接觸Linux。我用它來搭建我們的持續集成環境,開始學習基本的命令行工具,如awk、find、grep、sed、vi、xargs等等,和各種配置文件。這是一次讓我大開眼界的旅程,我深深的被UNIX系的操作系統和它們背后的哲學所吸引,而我對簡單和條理的偏愛,對美的追求,在UNIX上產生了強烈的化學反應。這是為真正的程序員而準備的操作系統。

就這樣,我完成了我作為程序員的“成人禮”。

乘勝追擊

回顧我的這次轉型,在一開始,我的專業是我的軟肋、劣勢,我不斷的補充計算機專業知識的同時,此消彼長,慢慢的,我的專業不再是劣勢,反到成了我的優勢。很多計算機專業的同學,不光專業上沒有下足功夫,外語更是被忽略,而我相對來說,除了能和他們一樣做開發,還具備和新加坡總部直接溝通與對話的條件,這在我的職業生涯中,從門外漢一步一步的做到管理,是相當重要的一環。

這是一個信息爆炸的時代,讀書、看博、學習新技術最大的成本,是時間成本。回想從前,我應該是看過不少的書了,書讀的越多,越是對什么樣的書值得讀、應該怎樣讀,有更好的把握。如果你拿到一本書,鼓起勇氣試了三遍還看不下去,那就別看;如果你接觸到一門新的編程語言,有些理念和設計很符合你的審美,也能帶來效率上的提升,或者思路上的開拓,但同時也有其他一些設計理念比較難以消化,那就先從那些你用得到、對你有幫助的部分下手,不必追求面面俱到,也不必照單全收。你會發現,一切都會變得簡單和有趣。

隨著在SCS的成長,我也開始了另一個長期的習慣:寫博客,記錄工作、學習、生活的點點滴滴。這其實是我記筆記的延續,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快速學習消化的能力是必不可少的,通過寫博客,我能夠快速的把有意思的細節和想法整理并記錄下來,強化它們在我大腦里的印跡。所以,與其說博客是寫給他人讀,不如說博客是敦促自己學習、記錄和整理。

正如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在SCS的這段美好時光,也有終結的那一天。我不愿死等它的到來,正好這個時候,一些先期離職的同事來到上海,準備開創一片新天地,正在招兵買馬。還等什么呢,愛人的故鄉在召喚。

塵埃落定

2006年,輾轉大半個中國,我終于定居在了上海。家很小,但是很溫馨,我喜歡這樣的精致和溫馨。

我離開成都后不久,SCS被NCS收購。某種意義上說,現在的工作是SCS的延續,不同的是,我們已是一支獨立的創業團隊,不再是外包,也不再是一個項目一套技術一幫人,我們有自己的產品。經過2年的時間,我們付出了比一般的團隊更多的努力,將產品從無到有帶到了市場上。

我的上司,也就是公司的前任技術總監,是一個英文很好,密切關注技術走向,同時很有想法、很有魄力的人。在他的引導下,我也慢慢培養出了自己在公司環境中的大局觀、技術嗅覺和管理能力,逐步承擔起越來越多的技術管理工作。

認清自己的處境,找到學習的榜樣,踏實的積累,安靜的爆發。這已經成為習慣,成為我的一部分。

進入到管理崗位,我并沒有和編程漸行漸遠,相反,我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對新技術的了解、學習和摸索當中,不斷的吸收新鮮知識,不斷的從新知識中發現能夠提高團隊效率、促進團隊建設和發展的新思路,并親自操刀帶到團隊當中。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引入包括:用JRuby和Groovy替代傳統的ANT腳本;在Linux環境進行自動化構建和多環境同時發布;采用Hibernate和iBatis混合的數據庫訪問方式尋求代碼量和性能控制的平衡;通過Scala引入函數式編程的思想,提高代碼質量;在一些周邊模塊的開發上,大膽采用非傳統技術如Grails和wxPython,等等。這些新的技術和方法,一方面提高了團隊的效率和競爭力,另一方面,也讓團隊對技術始終保持著必要的新鮮感和活力。

2008年,這支創業團隊遭受到空前的打擊,大量核心的開發和測試工程師相繼離開,情形讓我想起在SCS最后的日子。但留下來的人不甘心就此放棄之前的所有努力,硬是撐了下來,將產品繼續完善。如今,我們已并入到豐益旗下的豐益咨詢集團(WCS),而我,是這個創業團隊的技術負責人。

回想我參加工作的這些年,遇到很多職場中的人,總是和所在的公司、團隊融不到一起。他們似乎缺少一種信念和堅持,總在抱怨公司這也沒有那也沒有,不停的尋找偉大的公司和團隊,卻很少去思考怎樣把自己所在的公司和團隊做成偉大的公司和團隊,從而成就自己的夢想。似乎什么東西都要公司準備好,自己只是進來寫代碼,或者只愿意做自己舒適區里那幾樣東西。也許他們要說,個人的能力有限,我自己還顧不過來呢,怎么可能去改變環境?其實很多事,并非他們想象的那樣一成不變。事在人為,找準發力點,耐心的積蓄能量,你的努力和堅持,總會帶來積極和正面的變化,也會為你收獲你所追求的東西。

兩年前的秋天,我的兒子降生,給我的家庭帶來了無盡的歡樂。看著小家伙一天天的長大,希望我可以做一個合格的父親,就像我的父輩那樣,為他預留出足夠的成長空間,給他毫無保留的愛與支持。也許,他的身上,也注定繼承了他父親那份簡單、從容、快樂和堅持。一想到這兒,我的心里就暖暖的。

結語

從表面上看,編程是人和計算機的對話,其實,在更多的時候,編程是我們通過編程語言,通過計算機,和周遭世界的對話。人的一生,也是一場對話,心靈和世界的對話。

境由心生,你的世界是你心靈的寫照:你的心有多大,你的世界就有多大;你自己簡單、從容,你的世界也會變得簡單和從容;你相信條理,相信美,你的世界也會變得有條理,變得更美。

大道至簡,看似遙遠和難以達成的目標,都有簡單的路通向那里,你需要做的,就是追隨自己的內心,不輕易否定周圍的環境,不輕易否定自己的過去和現在,一步一個腳印,踏踏實實的前進。人生的意義不在于目的地而是過程,這里是故事發生的地方,這里是人生的精彩所在。


 

 

云南11选5软件